http://www.pavopax.com

贵圈丨影视圈前辈被“再教育”:上影厂长、爆款剧导演被批没网感

2015年,年度国产影片top10出品方是74家,到了2018年,这个数字增长到163家,“我们开项目启动会的时候,进去一堆人坐满,都是金主爸爸。”

《破冰行动》导演傅育东,对于剧中蔡永强戴的那块“一眼假”的江诗丹顿手表仍耿耿于怀,“这不符合角色的身份,而问题就在于,负责道具的相关人员真的不认识什么手表,也不认识江诗丹顿。”

“现在好莱坞没有人和你谈工业化”。郭帆心生羡慕,不过他也知道,那是攀登上“工业化”这座山峰之后,才能看到的下一座高山。

文/露冷 裴晨昕 编辑/露冷

“工业化”再次成为2019年上海电视电影节的关键词。

两三年前也有一拨热火朝天的“工业化”讨论,不过彼时,这个词是对走进新世界的美好向往,是信心百倍之际,跃跃欲试的美好畅想。而如今,在资本如火如荼跃进之后,行业的萧条突然来临,“工业化”再次成了电视电影人的最大寄托。像是教练临时叫停比赛,解决问题和相互鼓舞士气,期待着1分钟后再回赛场,队伍可以变得进攻流畅,防守有序——运气好的话,还可以投中一个3分。

电影人在谈“工业化”。2019年票房最高的国产电影《流浪地球》的导演郭帆,把过去这四年称为“工业化最开始的阶段”。越是成功的作品,越明白“工业化”的可贵之处,与工业化的距离之远。虽然《流浪地球》被称为“中国电影工业化的代表作”,不过郭帆觉得,“我们还只是畜牧业”。

贵圈丨影视圈前辈被“再教育”:上影厂长、爆款剧导演被批没网感

6月17日,导演郭帆在2019上海国际电影节“电影行业如何构建有效的工业化标准体系论坛”

电视剧人也在谈“工业化”。同样是2019年最热门的电视剧《破冰行动》导演傅东育,提到“工业化”时提到,“工业化的专业性,是我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。”他举例,《破冰行动》中蔡永强是基层缉毒干部,手上却戴着一块假“江诗丹顿”手表,“这不符合角色的身份,而问题就在于,负责道具的相关人员真的不认识什么手表,也不认识江诗丹顿。”

“错了,导演就是错了。对着监视器,剪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注意?”傅东育揽下了所有的“锅”,但他还是希望具体环节的行业门槛需要再高一些,“我想做类型化,但也希望团队能听明白、跟得上。”

那是一张挂在所有影视人心里的理想蓝图——专业分工和流水线生产,细化到研发融资、制片宣传、服化道具、摄影录像、编、导、演等,每一个具体环节、各工种各司其职,共同打造一款符合标准的作品。

不过,蓝图归蓝图,现阶段关于工业化的真实状况,正如蔡永强的那块江诗丹顿:高仿未及。

1

名为“电影行业如何构建有效的工业化标准体系”的论坛,是今年上海电影节最受关注的论坛之一。中国导演、外国导演、行业研究专家、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等,各方齐齐会诊“工业化”。

要理解工业化在此刻的紧迫意义,需要从一串数据说起。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出现9年来的首次负增长,爆发式增长阶段显然已经过去。2018年票房在10亿以上的作品是16部,占据整个票房一半以上;5-10亿的也有16部。这32部电影占据整个票房市场的四分之三。赢者通吃的另外一层含义,是中小型影片的盈利压力越来越大。

以一句话来概括——红利期已经结束,竞争进一步加剧,运气这件事也将不复存在。“跑马圈地式红利增长结束以后,深耕细作红利期刚刚开始。”凡影咨询合伙人李湛分析,“这样的背景下,依赖专业经济化的工业体系才能抓住机会。”

影视行业不再是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,但依然处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大混乱中——如今,制片人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工作之一。普华永道合伙人马骁俊也亮出一组数据:2015年,年度国产影片top10出品方是74家,到了2018年,这个数字增长到163家,这意味着一部电影背后有着16个出品方。马骁俊形容那个场景是,“我们开项目启动会的时候,进去一堆人坐满,都是金主爸爸。”

“金主爸爸”多了,投资上的焦虑得到减缓,但对制片人来说,其他的忧愁则是倍数增长。“每个人要求都要聆听,每个人需求都要满足,每个人投资回报都要顾忌。”并且,“每一家投资回报率、投资项目的意义是同样的吗?”显然不一样,于是如何协调利益,如何回报金主变成极度考验制片人的事情。

同样,这种混乱,也被期待着用“工业化”来梳理清晰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

正规私彩平台有哪些-首页_凤凰欢迎您 比较稳的彩票平台-首页_凤凰欢迎您 彩票哪个平台最靠谱-首页_凤凰欢迎您 彩票哪个平台比较好-首页_凤凰欢迎您 网上最靠谱的彩票平台-首页_凤凰欢迎您